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如何申请皇冠代理

看我如何收拾贱男和“小三”

时间:2020-05-18 13:51:14   作者:深啡网   来源:新浪新闻   阅读:131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在我35岁生日时,老公乔把我们热恋写的情书制作成一本书拿给我,令我感动落泪。我跟他从大学时开始相恋,毕业后一起努力一起奋斗,现在有个可爱活泼的女儿跟一间公司。我非常感谢事业的辛劳没有把乔的浪漫情怀消耗掉,结婚10年,不管贫贱富贵,他对我的好一直没有变过。&......
  在我35岁生日时,老公乔把我们热恋写的情书制作成一本书拿给我,令我感动落泪。我跟他从大学时开始相恋,毕业后一起努力一起奋斗,现在有个可爱活泼的女儿跟一间公司。我非常感谢事业的辛劳没有把乔的浪漫情怀消耗掉,结婚10年,不管贫贱富贵,他对我的好一直没有变过。


  有一天我去幼儿园接女儿,她正跟一个小男孩玩得难分难舍,旁边有一年轻女人。女儿热情地介绍说:妈妈,这是祥羽哥哥,我好喜欢他呀!那女人笑眯眯地说:天天妈妈吧?我是祥羽妈妈,桑琦。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,相约谁来得早就帮对方照看下孩子。从此,几乎天天都能遇见桑琦,自然就熟络起来。


  有天桑琦约我去茶楼聊天,见面时发现她憔悴不堪。


  我老公在外面可能有人了!桑琦红了眼圈儿,将头转向窗外,泪水已悄然滑落,男人都不是好东西!她指着窗外街对面的酒店说,你看,这些男人有几个是带着自己老婆开房的?我顺着她的手向外瞥了一眼。刹那间,呼吸和心跳一并停止。


  晓然姐?桑琦的呼唤使我暂时回了神。我说:我想起件急事儿先走了,改天再约。


  刚才我分明看到了乔搂着一个女人走出酒店。过往的幸福,而今都成了巨大的讽刺!这种无法忍受的伤痛、悲哀、耻辱,如同一个大浪扑来,瞬间把我卷入其中。我开车冲到乔公司楼下,在车里哭了半晌还是回了家。


  乔把我的异样当成了经期综合征,嘱咐保姆给我煮个安神汤。他从背后抱住我时,我百感交集,心里阵阵发冷:乔,你怎么能够伪装得这么好?是分裂症吗?


  如果我不说破,是不是就可以一直恩爱下去,幸福一辈子?


  第二天一早,感觉脸上暖融融的,天天的小脸紧贴着我。妈妈,你醒了哦。她献宝似的举起手里的毛毛熊,祥羽哥哥送我的。


  在幼儿园,照旧遇到桑琦,她穿着鹅黄色的小外套,眼角眉梢掩不住的笑意。我误会我老公了。桑琦拉着我的手,他买的,漂亮吗?他喜欢鲜亮的颜色,尤其讨厌紫色。姐夫就不会在意这些吧?桑琦看着我,眼神莫测。他……也一样。桑琦拉我逛街,一路上我都在想:乔,我是不是也误会你了?


  晚上,乔再次从背后抱住我,我紧紧抓住乔的手,眼泪顺着眼角滚滚而下。给他一个机会吧。


  时间过得飞快,生活看似一如既往。每次面对乔,都感觉很怪异。亲热,好像隔了道鸿沟;远离,又有种力量把我拉回去,不由自主。去公司突击了几次,没发现异常。只是乔不在时,家里的电话经常响一声,然后挂断。是那个年轻的女孩儿?我想,她在示威,用这种方式宣告她的存在。


  一天中午收到一条短信,来自陌生的号码:丽都酒店,603房间。我打电话给酒店,要前台接603房间。前台小妹简单询问了一下,就把电话转过去,响了一会儿,接通,传来乔不耐烦的一声喂。我立即挂断。来到酒店,对前台小妹说,603要我来结账。前台奇怪地说:603刷的信用卡,已经预付费了。


  我一把抓过前台手里的账单说:我打个电话问问。拿出手机,装作拨电话,把那个信用卡号记在手机上。


  出了酒店,我打电话给死党韩惠嘱咐她:速来,带相机。说了这几个字,我便顺着墙角蹲下来,双手交叉着紧握,用最大力气使自己镇静。


  20分钟后,韩惠到了,我拜托她帮我拍照取证,并把那个信用卡号码给t她。然后逃回家,倒在床上大口呼气,我要窒息了!


  5点半,乔回来时,我给他张清单和零钱,要他去买药。他接过来,看看自己的包,犹豫一下,没带出去。我反锁房门,小心查看包里物品。夹层里有一个陌生的手机,关机状态;开机,给我手机拨了一通电话,删除通话记录,关机,原样放好,打开房门躺回床上。


  这场婚姻,到现在,成了两人的斗争,不是肢体,是心计。


  第二天,韩惠给我一个u盘,里面是乔和那女孩挽着胳膊的照片。我让她新注册一个邮箱,发了一份给乔。


  当天,乔回来很晚。回来后,他坐在床边,苦涩地说:老婆,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。我吃惊,看他的样子似乎要坦白,按理来讲,他不该如此早地告诉我。除非他认为我知道了这件事。可他怎么会知道?如果他知道一切,在他心里,我也许就会变成毒妇人,一个隐忍的蝎子。我忐忑地等待下文。


  我可能得罪了什么人,他拍了我和其他女人的照片,可是,我向你保证,没有什么。乔目光哀切、无辜。


  我信你!


  韩惠告诉我,那张信用卡的用户名是桑海兰。我心里一沉,第一个想到的是桑琦。乔那个手机的电话单里,只有一个座机号码,是桑琦家的。


  桑琦的接近,乔的坦白。以前不明白的,现在都渐渐清晰。她想借我的手,打击乔别的女人,或许,可以一箭双雕,坐收渔利。


  面对这么精明的小三,我该怎么办?


  再见到桑琦,我约了她第二天逛街。她欣然应允,牵着儿子祥羽和我们告别,两个孩子,嬉嬉闹闹地,宛如一对兄妹。兄妹?我被冒出的念头砸得晕头转向,难道,他们真是兄妹?疑心一旦形成,很难消灭。


  车上我给韩惠打电话,让她将那些照片也发一份到我的邮箱。我点开那封邮件时,乔就在我身后看报纸。


  在出轨男人的心里,他给美丽小三遮遮掩掩的地位,已经亏待了她,于是,她们的柔弱和眼泪,骗得男人晕头转向。为什么我不能表现软弱?小三会的我也会啊!况且此刻我要和他闹,就直接将他逼到小三那边了。


  乔……我已经是泪眼蒙咙。乔紧紧拥住我说:可能我得罪了什么人,故意整我,这些照片肯定是电脑合成的!乔起誓发愿,我将信将疑。


  第二天,我如约和桑琦在商场转悠。商场里的衣服,我只挑贵的。一条白色套裙,一万二,穿着很合适,拉着她试,也漂亮。我怂恿她也买了一件。和桑琦分手后,我换上新买的套裙,去乔公司。乔看到,连声夸赞。我告诉他,有朋友约我逛街,我们一人买了一套。


  那个朋友有点‘自来熟’,没见过几回,却经常打电话给我,这不,她还缠着我借钱买衣服。乔打趣我交了损友。


  我想,桑琦买了衣服,会抢先献宝一样,穿给乔看。可是如今我已穿过,如果乔再看到她穿,会明白纠缠我的朋友就是她。那些照片自然也归到她头上,顺带明白她的用心。


  他们必定吵架了,男人,只允许女人做感情的弱者,一旦女人开始对感情掠夺,他便心生恶感。


  还有一件事,我必须弄清楚:祥羽。


  那天乔回家,天天抱着毛毛熊看电视。我蹲到天天面前,大声问她:天天,毛毛熊好漂亮,是爸爸送你的?天天一脸认真地回答:是祥羽哥哥送的!乔的眼睛瞬间警惕地闪了闪。之后,我找张全家福,剪成心形,贴在天天的文具盒里。


  几天后,天天跑来问我:祥羽哥哥说,这也是他爸爸。


  我的大脑,瞬间空白。从女儿口中说出的话,使我彻彻底底地对婚姻失去所有的力量。那个温情的男人,是多么的可怕!那个生了儿子的女人,是如此的忍耐!即使她甘愿一辈子当小三,我也不能一辈子当傻子。我写了封匿名检举信,说公司账目有问题,几天后,公司的账目被抽调检查。公司的钱,乔是暂时动不了的。现在提出离婚,这个公司大半都是我的了。


  摊牌的时候到了。我约桑琦喝咖啡,她早知道有今天的。


  能叫你姐姐吗?


  你不是一直叫我晓然姐吗?


  我爱他许多年,我只有他,他是我儿子的爸爸。


  乔爱你吗?


  他说爱。桑琦黯然,可我不能容忍他和那些女人在一起。


  我真想将热咖啡泼在她脸上!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可竞依旧无法坦然面对这个女人——这个在我之前给我的丈夫生了儿子,给我女儿生了哥哥的女人。


  我向乔提出离婚,他必须净身出户。乔跪下来求我,说那仅仅是一时冲动。一时冲动就能生个儿子?


  乔说,知道桑琦怀的是儿子时,婆婆执意要桑琦生下来,她说她认这个孙子。天啊!这是什么样的一家人啊?


  我们离婚了,乔和桑海兰去了深圳,仍然是一家三口!也许你会觉得我心机太重,可是你期望我知道了丈夫有小三以后是什么表现?一哭二闹三上吊,让小三把我玩得团团转,最后老公、家产甚至尊严都失去吗?我只是拿了我应得的那部分!


  后来,听说他们争吵猜忌,要闹离婚。再后来就没了消息。

标签:如何  看我  收拾  
相关评论